快进到成为领主

快进到成为领主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14:02:41

最新章节: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后来我想起那晚上,依旧想不起来自己具体对左飞做了什么事儿,又发了多少狂。 心理学中,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,很容易发生大脑空白,记忆短路的情况。 我那短暂的记忆是确认忘记的。 只知道最后,我耗费了最后一丝力气,倒下来,眼睛看着后面被火光照亮的夜色,打心底不相信陆...《厌

第10章 爱情

焦皖西来过办公室几次,但每次我都刚好不在。

不是出去送资料,就是去卫生间。

不过,每次回来,都能在办公室闻见她残留的香水味,酸的爱马仕尼罗河。

“又想跑?林婊,我早听说你跟陆洺有问题,你有本事勾搭男人,有本事别逃啊。”

焦皖西比起余潇潇有过之无不及。

但我觉得,这两天的事儿,是我做的不地道,还没想好怎么跟她说,忽然看到个面熟的男人从旁边走过去,目光刮过我的胸,好像能看穿我,让我觉得头皮一麻。

焦皖西这时推了我一把,“跟你说话呢,看什么野男人啊!看我!”

她这一说,反而给我说透了,猛地拔腿就去追那男人——

“那个人是强奸犯!”

入警局后我就偷偷做了个画册,画册上记录着在逃人员,尤其是强奸犯!那男的是逃犯之一,哪怕他刮了胡子,但那轮廓是我亲手画的,我认得他!

“站住!警察!”

我大喊着,就冲过去,本想大家都是警察,焦皖西就算因为个人恩怨跟我过不去,也会喊人来帮一把,没想到的是,我一路追上去,没一个人追过来帮忙,最后我追到死胡同里,那男的还甩出把弹簧刀,转身朝我走!

“骚娘们,挺爱管闲事儿是吧?知道老子杀了几个吗!”

那男人说着已经快到我面前。

我学过格斗,但对付这种还差得远了。

两三下就被他抓过去,看着他手里的刀全插我侧腰里……钻心的剧痛疼得我眼前一黑,下一秒,破布似得被往前一推。

倒地上捂着伤口,我看着那家伙手里滴血的红刀,这会儿开始怕了。

不是怕死,是怕自己死了他还逍遥法外!

以前看电视总觉得那些重伤还试图往前爬的都是傻子,没想到自己也当了一回傻子,拼命爬起来没两步就被踹倒在地上,疼得起不来,就用胳膊肘撑着地面,往前爬——

只有一个想法,我要活下去!

哪怕只有一丝希望!

好在那男人变态,他好像很欣赏我扭曲的爬行,还在笑,我就拼了命的大喊,说“有没有人,来救火……”但没说完,我就被那家伙抓起头发,按着脑袋狠撞在墙上……

轰的一下,脑袋上的剧痛让我眼前一黑,头有些发昏,也这个时候,忽然头皮一松,迷迷糊糊的听到闷哼声,再之后,感觉自己又被抓起来……

那时我以为我要死了,但意识还清醒着,清醒的想在这世界上,所有的强奸犯都TM该死。

陆洺也该死!

如果不是他,我怎么可能会在这里……但是我又不后悔。

哪怕给我机会重来一次,我还是要这么做,我唯独后悔的是,那个时候,遇到了不该遇的人——

“撑住别睡,救护车马上就到。”

“你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姑娘,不应该那么早死。”

“想想你的家人、爱人……”

“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?你有力气回答我么?”

那男人的声线没那么有磁性,却十分温暖,低低在耳边说着,像有魔法,让我又找回一丝力气,回答说:“林淼……三水淼……”

而至今我都还能记得他说的话,每一个字,每一个标点符号——

“林淼?林间的小溪还是林间的河水?绿丛丛,波光粼粼的……一定很好看……”

因为这些话,我拼了所有力气睁开眼,望见那个比繁星还耀眼的男人——

“你叫什么?”

我挣扎着问他也来保持自己的清醒。

“林溢星,我们同姓……你看,坏人已经被我打趴下了,救护车也到了,你会没事的,不要睡着,知道吗?”他说完,在救护车和警车声里把我抱起来,很温柔,很小心翼翼,眉头微皱着,鼻尖有汗。

那汗水在月光星光下才是真的波光粼粼。

我有瞬间觉得好像看到了爱情。

不像网上说的小鹿乱撞,也不慌张,只觉得心安,觉得在他怀里,我什么都不怕……

可惜,挨不住失血过多我还是昏了过去,再醒来时,是被焦皖西的尖叫给吵醒的——

“陆洺!!你到底让我说几次你才肯信,我根本不知道林淼她是去追强奸犯!!是她自己奋不顾身的去抓,疯了一样的跑,我又怎么知道那是强奸犯!我还以为她又勾搭什么男人!就像——就像是勾搭你一样!我干什么去追她!”

对比焦皖西的尖叫失控,陆洺的声音很淡很轻:“嗯,焦皖西,我们分手吧。”

我一愣,这家伙!又要因为我分手?

外面,焦皖西也是一愣,接着,继续失声尖叫——

“你说什么?你是因为林淼跟我分手?我告诉你,这件事如果我告诉你爸,林淼她绝对得立马滚蛋!”

“焦皖西你敢……”

“我凭什么不敢?陆洺,既然咱们都撕破脸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,要不是看你长得帅,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这种有过心理疾病的人在一起?我爸马上就升职了,你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分手,让我在局里没脸,有的是人让你们陆家也没脸!不过,你既然心里有那个小婊子,非要分手也可以,得是我焦皖西甩了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