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进到成为领主

快进到成为领主

更新时间:2021-07-26 14:02:41

最新章节: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后来我想起那晚上,依旧想不起来自己具体对左飞做了什么事儿,又发了多少狂。 心理学中,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,很容易发生大脑空白,记忆短路的情况。 我那短暂的记忆是确认忘记的。 只知道最后,我耗费了最后一丝力气,倒下来,眼睛看着后面被火光照亮的夜色,打心底不相信陆...《厌

第12章 无名指

陆洺说完,房里有短暂静谧,还有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在空气中流动。

林溢星看我,在等我选。

我那时想的也很简单,我……要离开。

离开陆洺,离开我过往五年的纠葛。

陆洺很可怜,但与我无关,我能做的最大限度就是不追究他过往的错。

然后,我也是时候过自己的生活,还要报恩。

所以,我问林溢星:“林探长,新的工作,我主要需要负责做什么呢?”我是看着林溢星说的,所以,我捕捉到他的眼睛瞬间亮起,“当然是负责画图,没图时就跟我出警,下午我就给你办档案迁移……”

奇了怪了,明明心里想着摆脱陆洺,可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看陆洺。

陆洺在笑,无声笑着转身插兜朝门口走,到门口时停下来,我觉得他是想回头说什么,可最终他没转过来,就这样……出去了。

林溢星仍是语调暖柔的和说我安排,讨论了工资住房、带薪休假等福利,我却不知怎的,福利再好,也没有想象中的高兴,涌上心头的,反而是种揪心,疼痛。

半天,林溢星跟我讲完大概的安排后,就把陆洺带来的双人份早餐拿过来,跟我一起吃完,然后,忽然问我:“那天,你怎么喊得救火?”

“是我奶奶教的,她说遇到危险的时候,喊救火,会有很多人过来,喊救命……却不见得有人会过来。”我说完,林溢星点点头,“奶奶可真聪明。对了,你和陆洺的关系……”

“只是上下级。”

我不等他说完,就解释。

林溢星微微有些愣,然后笑说:“嗯,那就好,你是个好女孩,不应该和那样的人在一起。”

他的话让我心口一顿。

那样的……哪样?

我很想问,可又忍住了没有问。

林溢星接了个电话就回去了,走之前把他的文件夹留下来,里面都是关于我的职务安排,还有不少的案犯画像,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,只是,我看不进去。

看了一会儿,脑子里就全是陆洺,我告诉自己必须摆脱过去,可手机收到了陆洺的消息,还是心脏一紧,快速点开来看到的却是……空白。

他给我发了几个空格,连标点符号都没有,看起来没有任何内容,却又好像……什么都说清楚了。

我没回复。

强行押下去对他的所有念头去看资料,接下来连着的五天,吃睡、睡吃,到出院时,还被林溢星嘲笑说女侠本色,受了伤不但没瘦,反而还胖二斤!

林溢星在我住院期间虽然工作繁忙没过来,可每天都短信慰问,出院这天还专门来接我,又是帮我搬家,又是亲自下厨烧饭。

新家比之前更宽敞,哪哪都好,可最打动我的不是房子,是林溢星做的锅包肉。

自从奶奶去世后,我吃的不是泡面就是外卖,第一次吃到家常炒菜,还是奶奶常做的锅包肉,直接吃的我眼泪都出来了。

林溢星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?是被醋冲着了?”

我擦了一把眼泪说“是醋冲的”后,盯着那盘肉,冥冥之中感觉林溢星就是奶奶给我找的好人家,只不过……

“林探长,我能问一下……你是……单身吗?”

说完,我把目光不加掩饰的看向他无名指的戒指痕。

没曾想的是,他忽然笑意尽褪,站起来就往门口走——

“时间不早了,我在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太好,我先走了,你明天上班别迟到……”

他一面说着一面换鞋,语气不算差,但也不算好,说完,没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,抓了门口的车钥匙就夺门而出。

这一顿操作直接给我整懵了,怎么回事?我说错什么了?

住院期间,林溢星还把我拉到过工作群里。

群里有个叫张碧瑶的前辈,是高了我两届的学姐,跟我关系还不错。

我思来想去直接给她打电话询问,林溢星是不是结过婚,本想着她在特案组两年了,总比我清楚,没想到的是,张碧瑶的反应也跟林溢星如出一辙——

“淼淼,这大半夜的,孤男寡女探长留你那儿是挺不好,他走也是为你好啊!”

大半夜?

我看着手机上的七点半,感觉她在逗我,可随即电话里叹了口气又说——

“探长人是很好,但是,他是个没心的,你千万别对他抱有任何感情,就这样啊,我还有事,先忙去了……”